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为当代艺术“把脉问诊”

发表时间:2019/11/7 14:19:11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2019年第19期 总第259期 作者:陈华文

        不同的艺术门类都有其特定的表达方法和审美标准。百年来,随着现代主义的粉墨登场,传统的艺术审美标准逐步解构。尤其是近年来,艺术创作领域可谓光怪陆离,原来的艺术话语体系面临极大的挑战。当代艺术,既是一个时间概念,同时也是一种思想理念,和传统的艺术主张泾渭分明。


        在《当代艺术的好与坏》一书中,作者以艺术家视角观察、以研究者姿态探究,将研究分为态度、标准、对比、轻盈、非人、怀疑、教母、史诗、游牧等十个篇章,全面为当代艺术“把脉”。


        波普艺术的领军人物安迪·沃霍曾说过,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这句话用在当代艺术领域同样合适。今天仿佛是人人都能成为艺术家的时代,艺术家也成为了所有不可名状的职业或事件的代名词——布置餐桌摆盘的人叫餐桌艺术家,提个洒水壶在白纸上肆意喷洒的人叫现代派水墨艺术家。某些当代艺术家好像意识到了这一点,而在大家都将艺术家这顶帽子扣到头上的时候,有人却努力和艺术家这个头衔撇清关系。马塞尔·杜尚说过,“我的行为像艺术家,但我不是艺术家”。


        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艺术家?经过了上千年的争论,我们并没有越辩越明,反而在当代艺术中越来越迷糊。其实,《当代艺术的好与坏》并没有尝试去回答这两个问题。但作者在书中告诉我们,观看艺术的人群有哪些,他们抱着怎样的心态看待艺术作品和艺术家,艺术作品有哪些基本的评价标准等等。坦率地讲,当代艺术的审美忽隐忽现,就如同雾中的花朵。其实,当代艺术审美的话题,也是部分当代艺术家回避的一个话题。因为,当代艺术已经无法单纯从技法、传统审美需求上来评价好与坏。


        当代艺术创作中,原来界线分明的艺术形式,已经走向交融。比如,装置艺术就是涵括了绘画、产品设计、展示设计及其声光电等科技手段的综合艺术形式。而对于什么是好的装置艺术,什么是失败的装置艺术,没有一个清晰的评判标准,唯有装置艺术家和先锋评论家在“一问一答”,与大众艺术审美毫不沾边。总之,面对装置艺术作品,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从哪个角度进行欣赏。一种创新的艺术形式,如果在欣赏中失去了基本的标准和底线,这是好还是坏,确实很难回答。


        在当代艺术领域中,行为艺术颇受人们的关注。行为艺术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兴起于欧洲的现代艺术形态之一,是经艺术家亲身加入,精心策划而推出行为或事件,并通过与人交流,一步步发展,形成特定的社会效果。这种艺术必须包含时间、地点、行为艺术者的身体,以及与观众的交流与互动。比如,有的艺术家把自己的身体装扮成雕塑,一动不动地站立在人群之中;也有的艺术家把身体装扮成一条鱼,躺在大街上。有的行为艺术家是为了倡导环境保护理念,有的是呼吁人们热爱动物,但还有一些行为艺术是很难理解的,比如把身体全部涂上黑色的墨汁,在偌大的白纸上用身体写字、作画;也有一些所谓的行为艺术家,大庭广众之下,拿着剪刀把衣服裁成碎片,然后赤身裸体地站立……行为艺术中,有的行为是正能量的,我们一目了然;有的行为则完全突破了我们的道德底线,令人匪夷所思。


        当代艺术中,绘画无疑是颠覆性的。就油画而言,传统的油画讲究造型、透视、结构的准确,写实性、逼真性是传统油画的内在价值追求。可是进入现代以后,伴随着光学发展及现代思潮的影响,油画逐渐从“逼真性”中走出来,更加强调画家的观念和瞬间情绪的表达,乃至油画逐步走向了抽象。


        我们熟知的毕加索、康定斯基等画家的晚期画作,已经完全看不到绘画中的造型,而是艺术观念的热情宣泄。在我国,近年来无论是油画还是水墨画,抽象表达似乎成为一种潮流。好还是不好,也许只有时间才会做出最后的回答。


        对于当代艺术的好与坏,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视觉和心理体验。我所顾虑的是:传统的艺术审美标准,在当代艺术面前“失效”,而当代艺术的价值判断标准,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否定传统的艺术审美标准轻而易举,而重构新的艺术审美观念,不仅需要艺术勇气,更需要思想和智慧。


        无论是在艺术创作中,或者是在艺术教学中,守正创新才是真正的出路。例如我们熟知的油画《父亲》出自罗中立之手,该画在技法上传承了油画的写实技巧,而在构图和思想性上有明显突破:上世纪80年代,这是第一次将平凡老农民以巨幅头像的形式描绘出来,在改革开放初期,这无疑需要艺术胆略和创新勇气。再如曾梵志、张晓刚、方力钧等当代艺术家,其绘画创作在观念上是当代的,但是思想深处是民族的、时代的,艺术的张力直抵人们灵魂深处。


        在市场经济的时代背景下,很多领域和经济商业发生紧密联系。对于当代艺术而言,也同样如此。这些年,画廊、画商纷纷涌现,很多当代艺术作品进入各种拍卖市场,其中部分先锋艺术作品,能拍卖出几百万、上千万的价钱。当代艺术作品有人欣赏且能兑现,这当然不是坏事。


        在全国有些地方,俨然把艺术品交易当成拉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在艺术交易市场,当代艺术作品质量鱼龙混杂,价格也是天壤之别。有的人艺术功底不够,就在名头上大动脑筋,号称自己是著名的艺术家、某某学派掌门人等等,他们拼命给自己贴金,掏钱请人写肉麻的吹捧文章,其目的就是为了艺术作品引起人们的关注,最后在艺术品交易中“脱颖而出”。


        当代艺术无论怎么发展,作为艺术家而言,不能被“钱”牵着走,更不能执意和商业“联姻”。艺术家要秉持独立的创作姿态,遵从内心的自由进行创作,反之艺术会变质,其身份也会被人唾弃。如前段时间,四川某著名的先锋画家,为了自己的抽象绘画作品卖出好价钱,20多年来在创作中一直抄袭欧洲某画家的创意,此事曝光,业内哗然。


        在我们这样一个有深厚历史文化传统的国家,若艺术家人品和人格出现“病症”,无异于给自己的艺术生命判了死刑。

企业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