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一个绍兴师爷的画像

发表时间:2018/10/8 15:20:37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作者:何无有

30多年前,粗读许葭村著的《秋水轩尺牍》,这是一部其做幕僚期间写给朋友的书信集,彼时读之,赞叹其用典繁富,文辞整饬典雅。时隔三十年,近日再读,却更关注书信中所透露的一个旧时知识分子颠簸困顿的生活轨迹和他久沉下僚的心路历程。


绍兴师爷是一个特殊的知识分子群体。他们自小博览群书,却因命运的因缘际会,与仕途无缘,迫于生计,屈身他人屋檐下做幕僚。自此,游食于各个衙门之间,背井离乡,浪迹天涯。


绍兴师爷名声不佳,后期几近成为骂人的词。不过,浊流中亦不乏清流。许葭村当了40多年师爷,虽穷困潦倒,却清贫自守;混迹衙门几十年,却保持了读书人的铮铮风骨。如果说小说及野史笔记中反映的是他者眼中的绍兴师爷,那么,许葭村的这部书信集,则是绍兴师爷的自画像。


道光末年,因父亲早亡,20来岁的许葭村背着行囊,从江南富庶之地绍兴来到荒疏的边塞之地承德,开始了他40多年的幕僚生涯。他一生履职的足迹遍及承德、大城、天津、大同、清苑、聊城、沧州、永平等地,幕僚生活平静、枯寂、清贫、繁忙,同时也伴随着郁郁不得志的苦闷。


师爷收入不高,如果不搞点歪门邪道,只能过清苦生活。许葭村到了26岁左右,仍然“馆不过副席,俸不过百金”,内要顾家,外要应酬,经常囊中空空。由于薪酬低,难有积蓄,抗风险能力很低,一旦有突发事件,只能举债。


28岁那年,他在绍兴老家的儿子夭折,母亲得了重病。想回家却没有路费,只好向同为幕僚的朋友借钱。后来幸好母亲病愈,他最终没有回家。路费省下了,但是对于妻子的丧子之痛,他却无法当面安慰。


师爷虽然收入微薄,但要谋到这样的职位却很不容易,遇到好东家更难。有时官员突然调动或者去世,师爷立即失业。许葭村曾对托他谋事的冯璞山说,“片席之谋,不啻于十八滩前逆流而上”。许葭村有才能、人品好,谋生的饭碗不至于没有,到了晚年临近退休,仍有人挽留他做幕僚,这是他比较欣慰的。


由于收入低,他难以负担全家人在外的生活,家人只能留在绍兴。因常年孤身在外,他称自己为“苦行头陀”。师爷做了十年之后,许葭村终于依靠借贷买了一座房子,把在老家的母亲、妻子以及孩子接过来一起住。家人团聚了,但日子更为艰难了,有时不得不借钱度日。后来母亲去世,他也无力送回老家安葬。


对于读书人,做官是正途,谋取一官半职是他们的人生目标。许葭村却为了谋生,抛弃了四书五经而研读法律,做了刑名师爷,这是无奈的选择。年轻时,许葭村的舅舅就托人带信要他捐个官,但是由于没钱,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到了中年,朝廷重新开了捐官之路。许葭村心动了,开始筹资捐官,为此他向同为幕僚的黄封三、陆缄之、陈含辉等都借了钱,且承诺了利息。饶是如此,也往往是“十扣柴扉九不开”。许葭村最后得到了一个不入流的类似于典史、驿丞之类的小官。经过抽签,他被分配到陕西。由于路途遥远,最终没有成行。为了还清捐官的债务,他只得卖掉房子,又一无所有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人到中年时,他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因为出天花,在四十多天内相继丧亡。


巨大的变故给了他致命的打击,以至于百念俱灰,想披发入山遁入空门。50岁的时候,妻子所生的子女全部丧亡,膝下嗣虚,生活百无聊赖。为了慰藉老妻、传宗接代,他只得振作精神纳妾。所纳的妾不可能是“软玉温香”之人,红袖添香一类浪漫的事情更是不存在。其中一个因没有生育,被打发走了;另外一个虽非贤淑之人,但为他生了一个儿子。老年得子,重温融融泄泄之乐,对于这个孩子,他极为珍爱,小名叫做“狗”,用意是希望他容易长大成人。一个饱读诗书的人给自己的宝贝儿子起了这样一个“贱名”,足见其内心的悲苦与无奈。


彼时大清帝国江河日下,吏治更为腐败,师爷这一行已经污浊不堪。他所坚守的“视公如家事,待友以实诚”已经行不通,他也不愿意“以铮铮骨作绕指柔”。最终,客游北方44年之后,大约是64岁时,许葭村买舟南下,携幼子病妻,回到故乡。他曾有“儒生读万卷书,立功万里外”的雄心,如今,半生漂泊,一身倦意,思归心切,只想教子读书。


许葭村年轻时也有一个梦想,就是积蓄一笔钱,然后买田归隐,诗酒林下。这个目标他最终没有实现。


退休之际,他将自己的职业经验告诉自己的侄儿恬园:“道以人重,事在人为。”如果一个人砥砺前行,培植品格,积学多才,那些做官的人,未尝不以礼相待,把你作为可以倚重的心腹。如果一个人行为不检点,不忠于职守,骨肉亲人都不相信你,就不要怪别人早上待你如朋友、晚上就绝交。


生活上的穷困与精神上的苦闷既是绍兴师爷这个特定人群的共同特征,也是历代知识分子面临的共性问题。


一方面,他们从小所受到的文化教育就是人的一生要“立德”“立功”“立言”,心比天高;另一方面,他们所走的又是读书做官这座非常拥挤的独木桥,往往命比纸薄。他们一直等待被赏识、被召唤,但大都等来了悲剧性的命运。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传统教育的缺陷,也是历史的悲剧。


企业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