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城市

长三角城市群高质量发展应提高均衡性

发表时间:2019/9/18 13:50:46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2019年第16期 总第256期 作者:涂然  王新军

16.66.jpg
    8月6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正式对外发布,明确支持新片区以投资、贸易、资金、运输、人员从业自由等五方面为重点,推进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建设特殊经济功能区。


        长江三角洲地区自古以来便是我国经济发达程度最高、对外开放程度最大、人才最集中、资源最密集、创新能力最强的核心区域,承载着率先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发展重任。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质量格局的形成与改善,对我国区域发展战略的实施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和示范作用。


长三角城市群发展质量受多重因素影响


        城市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人力资源发展和生态文明发展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共同影响着城市发展的水平。城市发展的重心在于经济发展,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高度时,城市的各项基础设施、交通保障、医疗卫生、配套福利等社会公共服务逐步得到完善,会吸引各类要素和高素质人才向城市集聚,使得城市的产业布局、资源配置、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等形成规模和集聚效应,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原料,维护城市长期有效的良好发展态势。


        经济发展水平对一个城市发展质量的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能推动要素集聚,扩大城市规模,是城市发展的重要基础。长久以来,经济发展被公认为是影响城市发展质量的主要因素,它关乎企业发展、劳动就业、政府税收等多个城市发展的重要环节,为产业的优化升级和城市的高效、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必要的物质保障。


        社会系统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是保障社会安定、人民富裕和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因素。民生改善、社会保障、生活稳定是社会建设的主要目标,它取决于城市的规划建设、基础设施配置、交通保障、医疗卫生等多个方面的表现。良好的社会发展体现在为市民提供舒适、便捷、健康的生活环境,提高社会的福利水平。市民的生活幸福感越高,表明城市的品质越好,城市的发展质量也就越高。


        人力资源是城市发展的源动力,人口的空间分布和流动形态直接影响到城市发展的空间布局与建设时序。人口是城市经济发展的主体,也是社会服务的客体,城市的发展本质上是人的发展,人力资源水平的高低也影响着城市发展的质量。同时,根据人口迁移理论,地方发展水平的差异是人口产生迁移的动因,一个城市能否吸引高素质人口集聚、充分调用人力资源,是影响城市发展质量的因素之一。


        生态文明建设是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前提。加强生态环境保护、重视生态文明建设、贯彻落实绿色发展观,已成为全人类的共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必须加强环保措施,提高废物资源化利用的水平,着力推进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城市的环境质量已经成为衡量城市品质的重要指标,对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影响。可以说,城市发展质量的高低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水平息息相关。


长三角“两省一市”呈现梯度发展格局


        长三角城市群江、浙、沪三地的发展差异明显,上海地区的发展质量远高于江、浙地区,区域发展不均衡,呈现出较大的梯度发展格局。


        上海地区集聚功能强大,在人力、财力、智力等多方面处于领先地位,但也正因此,其集聚功能远大于辐射功能,周边城市的快速发展既得益于靠近上海的区位优势,又受制于其强大的虹吸效应,无法实现区域均衡发展。所以,改变内部发展差距大、区域协作不充分的现状,才能有效实现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协调发展。


        上海承担着对外开放、面向国际、引领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带动长江经济带共同发展的历史重任,在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中享有极高的地位。在城市发展过程当中,上海不断扩大对外开放,提升区域辐射带动能力,引领科技创新与技术创新,力争打造中国城市转型发展的典范。


        江苏地区主要包括南京等8个地级市,与上海形成了我国目前最为密集的城市带,工业基础、人文条件较好,高科技产业发展水平高,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


        浙江地区主要包括杭州等7个地级市,为长三角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城市群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浙江地区的产业发展水平在长三角处于相对较弱的地位。目前,长三角产业分工已经大致形成了上海在产业分工体系中位于顶端、江苏地区位列第二、浙江地区位居第三的基本态势。如何改变浙江在长三角地区经济发展地位下沉的局面,是未来五到十年必须解决的问题。


长三角城市之间发展质量呈现“两极化”


        长三角城市之间发展质量两极分化现象较为严重,发展水平不均衡。高发展质量的城市都有各自得天独厚的发展优势,以及前期发展所奠定的经济基础,在各方面的竞争力都强于低发展质量的城市。


        上海、南京、杭州和苏州等城市发展质量领先。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中心,是长三角城市群的龙头城市,而南京、杭州和苏州三座城市的发展质量非常接近,属于区域内仅次于上海的核心城市。它们经济发展水平高,GDP在全国名列前茅,同时也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在长三角区域乃至全国都享有极高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地位。


        具体来说,作为长江经济带的“领头羊”,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浦东大开发之后,上海的发展速度迅猛,在长三角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杭州是浙江的省会,互联网经济和电子商务发展遥遥领先。近年来,杭州自举办了G20峰会和获得2022年亚运会举办权后,在城市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交通运输能力、城市绿化率和空气质量都得到了较大提升,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南京是江苏的省会,历史文化底蕴厚重,是南方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重镇,城市规模在区域内仅次于上海。同时,南京高等教育资源丰富,是我国重要的科研基地和科教文化中心。


        苏州隶属于江苏,是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地理位置上,苏州距离上海最近,在很多方面都向上海看齐,经济实力雄厚,在省内超过南京,对长三角区域的经济发展贡献巨大。


        而舟山、泰州和湖州等城市发展质量相对落后。舟山是浙江下辖的地级市,物资和资讯相较于长三角其他城市比较闭塞,既没有把握住沿海开放的辉煌时期,也没有紧跟上高铁兴起的步伐,导致发展质量总体落后。


        泰州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重要的工贸港口城市,在地理位置上与南通、苏州接壤,城市位置优越,是一个重要的资源中转城市。但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步发展,泰州工业开始没落,城市规划相对落后,尤其是高铁和路网的建设不佳,导致泰州投资环境差、人才流失、产业不集聚等,城市发展质量总体落后于长三角其他城市。


        湖州是浙江下辖的地级市,背靠杭州,紧邻上海,但城市面积较小,作为浙江省重点耕地保护城市,因土地限制无法进行大规模的建设开发,城市内部交通环境较差,连接周边发达城市的交通配套建设也起步较晚,导致城市发展质量整体落后。


        长三角城市群虽然是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但城市群内部呈现出较大的差别,有些城市一直处于落后状态,还未找到城市转型发展的新出路。发展质量较低的城市普遍存在以下几点缺陷:地处偏远,与周边发达城市的联系较弱,资讯与资源闭塞;产业发展落后,未及时优化调整产业发展方向,缺乏动力;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落后,运输体系不完善,导致物流成本高,投资环境不佳,缺乏对外资的吸引能力;城市发展规划不力,导致大量人力资源流失,形成恶性循环。


实现长三角城市群均衡发展的建议


        第一,强化上海的示范带动作用。具体表现为:宣传上海的“四大品牌”,即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和上海文化;努力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吸引和集聚有竞争力、富有创新性的优势企业,服务国家发展大局,参与国际合作竞争;大力推进自贸区建设,对标国际一流水准,探索深层次的制度创新,实行具有竞争力的开放政策,推动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充分利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溢出带动效应,打造面向世界、服务全国的开放式创新示范场和聚散地,带动周边城市共同发展。


        第二,完善长三角城市群基础设施一体化建设。具体发展策略主要有:完善交通、物流、通信等一系列公共服务设施建设,主动对接区域内的社会民生服务平台,找准立足点和结合点,更好地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发挥教育资源优势,打造长三角教育科技和人才培养高地,搭建长三角地区人才交流学习平台,提升人力资源发展水平;明确长三角城市之间的定位,处理好城际合作关系,依托共建科技园、技术开发区等契机,实现城际基础设施共建。


        第三,谋求区域产业协同创新。主要侧重以下几方面:明确区域协同发展的大战略方针,继续完善区域产业分工体系,实现资源要素的合理配置;改善长三角区域产业结构“低水平趋同”的现状,发挥区域优势,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由“同质同构”向“异质同构”进行转换,做到趋同求异,寻求差别化发展道路,协调地方利益与区域利益之间的矛盾,走出“囚徒困境”,变“零和博弈”为“多方共赢”;共同围绕长三角一体化战略,积极探索创新产业发展新路径,帮助发展质量不高的城市改善产业结构,完成产业更新升级,实现长三角城市群均衡发展。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

企业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