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产业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在服务实体经济

发表时间:2019/11/5 9:09:30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2019年第19期 总第259期 作者:本刊记者 雷英杰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研究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加强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等问题,并部署有关工作。


        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金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早在今年初,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正确把握金融本质,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过去几十年,国家一直在开展金融体系改革,这一次提出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又有何新意?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什么?如何服务于实体经济?


        为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忠阳做客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时,就“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建设”主题作了深度解读。


如何理解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如何理解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陈忠阳从两个层面进行了阐述。


        第一层面,要清楚金融供给侧是什么。金融供给侧不是金融的供给侧,不可以简单地在中间加“的”字。金融供给侧是经济体系中提供金融产品的一侧,金融产品包括贷款、股票、债券、理财产品等。这些产品都是钱,钱代表需求,而且是有效需求。因此,金融供给侧实质上是经济需求侧,是在用供给侧的语言来讲需求侧的改革。


        第二层面,金融供给这一侧有什么?无非是金融产品、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规则等,实则是指整个金融系统。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际上是新时期的金融体系改革,是在用供给侧改革的语言来描述新时期金融改革。


        事实上,过去几十年,国家一直在开展金融体系改革,这一次提出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又有何新意?在陈忠阳看来,新意在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在服务实体经济。以往的金融改革或金融创新,有些的确是脱离了实体经济,脱实向虚的现象是存在的,而且在某些地方、领域还比较严重。


        那么,以服务实体经济为目的并代表新时期金融改革的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具备哪些特点呢?


        陈忠阳认为,一是供给和需求的统一。供给和需求是一个交易的两个侧面,前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比较强调供给,而没有太强调需求,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体现了经济改革供给和需求的统一。


        二是风险管理和发展的统一。历史证明,经济发展往往面临“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尴尬局面。前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比较强调风险管理,如去杠杆、强监管等,由于诸多原因,发展面临较大的挑战。现在提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在金融体系改革发力,作用于实体经济和经济体系的需求侧,如果能够有效利用现代金融和风险管理的规律方法,实现风险管理和发展的统一是可以预期的。


        三是行政指导和市场机制的统一。我国经济和金融发展的一个独有特点,就是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在这个过程中,行政机制和市场机制之间力量的孰大孰小,一直是我们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和挑战,这也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要面临的问题之一。


        “金融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其本身讲求的自然也是市场化的运行机制。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要体现市场化机制改革的特点,就是要让市场机制在改革中发挥主导作用,不能搞行政化和运动式的改革。当然,市场经济也并不完全排除行政指导,但应该把它作为一种辅助的机制和力量加以利用,和市场机制形成有效配合和统一,这应该成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重要特点。”陈忠阳解释说。


        在陈忠阳看来,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对前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完善和优化,也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机制的一次积极探索,尤其是在摆脱“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发展困境以及加强行政指导和市场机制有机统一方面。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是什么?


        “基于对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解,我提出一个概念——有效金融供给能力,而且我认为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建设才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陈忠阳解释说,金融供给侧的主要构成要素有金融产品、金融机构和中介机构、金融市场和金融规则,这四个要素分别对应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开发能力、金融机构的管理能力、金融市场的交易能力和金融监管调控能力,而这些能力都要以有效金融供给能力为基础。


        什么是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在陈忠阳看来,就是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有效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能力,具体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提供融资的能力,主要体现在对实体经济融资的增量方面,如当前资本市场增加科创板,银行体系增加对小微企业贷款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开设新的金融机构等,这是提高融资能力供给的具体表现。


        第二,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提供风险管理的能力。“这里需要说明一个前提,即金融体系的风险管理比实体经济部门的风险管理要先进和有效。”在陈忠阳看来,金融体系现代风险管理的很多理念、概念和技术都远远超过实体经济部门,而且这些管理要素都成为金融机构开展业务的重要依据。过去几十年,现代金融行业的风险管理发展非常迅速,从风险治理、风险文化、风险战略到风险识别、衡量,再到风险转移与分配都有显著进步,这也是金融体系保持其风险管理先进性的重要表现。


        在这个前提下,陈忠阳认为,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风险管理的能力,主要通过以下三大机制来实现:


        首先,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风险转移和风险共担机制,其中包括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直接的风险转移服务,也可以称为“融险”服务。如保险公司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保险产品和服务,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期货、期权产品等衍生产品,这些产品和服务都使得企业、政府部门和个人等实体经济部门具备了风险管理的工具。即便是最基本的银行贷款和企业股权融资,融险也是与融资活动相伴而生的,即企业在获得融资服务的同时,也将发展风险以贷款违约风险和股价波动风险等不同的形式,转移给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从而实现了风险转移和分担。


        其次,达成交易之前的风险筛选和激励机制。这是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风险管理最重要的机制,但却是最容易被忽视和被破坏的机制。这个机制的内涵是指风险管理落后于金融行业的实体经济各个部门,包括各类企业、政府部门和个人,他们在向金融机构申请金融服务的过程中,首先要面临金融机构的筛选和甄别,这种筛选和甄别是基于风险开展的。在此基础上,金融机构对申请者开展风险准入、风险定价和风险限额等基于各类风险的管理,客观上为申请企业和机构确立了一个重要的风险管理标准体系,并对不同程度的申请者提供不同的融资额度,激励实体经济部门按照金融行业的风险管理标准开展各类经济活动。


        最后,形成交易后的风险监督和辅导机制。交易后,金融机构有动力开展持续的风险监督管理,也有动力为合作企业提供风险管理的相关信息和辅导,并将其先进的风险管理能力持续传输给实体经济部门。不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表明,现代金融市场上的一些风险转移产品创新会弱化这一机制,从而加大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


        第三,金融体系自身控制风险的能力。如果金融体系不能有效控制自身的风险,也就难以具备向实体经济部门提供可持续的融资能力,更不可能向实体经济部门输出风险管理。


        在陈忠阳看来,以上决定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三个方面中,资金供给相对容易,风险管理供给更加重要,也更具有挑战性。加强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建设,关键要提高金融机构风险管理的能力、金融市场的定价和配置风险的能力,以及作为金融机构重要外部风险管理的金融监管能力等,这样才能促进企业做大做强,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从哪儿入手?


        针对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建设的路径选择,陈忠阳提出了六个方面的建议。


        第一,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结构性改革,而非总量性改革。陈忠阳说,现实中,结构性改革难度较大,因为是对规则和机制的改革,而总量性改革相对容易,但总量扩展容易模糊和削弱这些标准和机制,往往意味着风险偏好的扩大,带来的是风险准入标准的降低。目前实践中,关于“不要大水漫灌”的提法,一方面意味着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总量性改革配合的现实必要性。


        第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金融供给整体性改革,而非过于偏重增量式改革。陈忠阳认为,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增量的调整是必要的,但不能忽略存量的改革,而且存量的改革更加重要,也更加困难。以有效金融供给能力为核心的改革,本质上是金融体系供给能力的全面提升,而非仅限于增量部分。因此,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提升,不能把眼光仅放在新增机构、新增产品、新增市场板块的改革上,还要从服务实体经济和加强风险管理的角度关注更大的存量部分,对当前所有的金融产品、机构和各个市场板块,都要从有效金融供给的角度和标准开展供给质量的全面提升性改革。


        第三,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市场化、机制化改革,而非行政性、运动式改革。陈忠阳强调,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中之重是要利用金融作为市场经济核心的属性来开展改革,树立以市场化机制为主导的改革观念。市场化机制建设,是提升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重要保障。当然,行政性机制可以成为市场化机制的有益补充,但必须与市场规律相适应,否则无法达到提升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目标。


        第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开放式改革,而非封闭式改革。需要注意的是,我国金融业和现代金融风险管理的发展距成熟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还有一定差距,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实践证明,市场开放对我国金融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是提升金融体系风险管理和有效金融供给能力的重要路径。同时也要认识到,应对开放风险的根本出路,在于提升风险管理能力,而不是拒绝风险。”陈忠阳认为,具备有效供给能力的金融体系,可以吸收、分散和有效管理各种意外冲击和不确定性,即便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以及金融领域可能存在的竞争和摩擦,最大的风险是我们因害怕风险而走向封闭,以及与发达市场经济脱钩。


        第五,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与实体经济融合式的改革,而非隔离式改革。陈忠阳表示,一是金融机构资本管理和企业价值管理相衔接,金融机构要在风险管理和融资并重的供给模式下帮助企业管理和创造价值,从而提高金融机构自身的资本管理能力和水平;二是国有企业去杠杆,要将深化国有企业改革,与国有企业的资本管理、风险管理,以及国有企业融资有机结合起来;三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将中小企业融资改革与中小企业营商环境改革、鼓励中小企业专注和深耕主业的改革等结合起来;四是打破资管行业刚性兑付,要和投资者风险理念、管理决策行为以及风险承担能力相结合;五是解决中小银行贷款风险和地方政府融资风险等问题,要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地方政府运行管理体制改革及地方经济发展相融合。


        第六,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基于风险和科技驱动的现代创新式改革,而不是简单的引进复制式改革。陈忠阳指出,新时期的改革需要新的策略、理念和方法,基于风险和科技驱动是现代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风险管理能力和科技应用能力已经成为现代金融业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和主要表现。同时也要认识到,风险具有时间和空间上的动态性和异质性,不存在离开具体时间和空间的绝对风险。这一特点决定了一切从国外引进的风险管理概念和技术,必须以我们当前面临的现实环境和应用对象为有效金融供给能力建设的最终标准。

企业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