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九十感怀

发表时间:2020/9/15 9:27:03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2020年第17期 总第281期 作者:曲格平

编者按

    曲格平先生是原国家环保局第一任局长,全国人大成立环境与资源委员会后第一任主任委员,第一位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他将联合国环境大奖的奖金捐出,成立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九十高龄的曲格平先生有感于当前生态环境保护发展迎来了大好机遇,特撰此文,以抒情怀,现刊发以飨读者。


 

    党的十八大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我非常兴奋。党中央的决策极大地提高了环境保护的地位和作用,这正是环保部门同志们多年盼望的好形势。


    党的十九大更是把美丽中国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目标。统筹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从“富强、民主、文明、和谐”,丰富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凸显了发展的整体性和协同性,使得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中国特色更为鲜明,新时代的特征更为突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改宪法时,把生态文明写入了宪法,同时还决定组建生态环境部,既通过宪法把生态文明上升为国家意志,又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组织保障。与此同时,中央还派出督察组,对各地的环保工作进行督察,督察的做法和力度都是前所未有的,并富有成效。


    这些事一次次给我带来惊喜,一次次让我感到振奋,一次次使我受到鼓舞,我清楚地看到我国不仅找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环境保护道路,而且有效地将环境保护与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融为一体,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有机结合,我由衷地高兴、自豪。


    从传统以污染治理为主体的环保,变为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体的环保,这是我国环境保护的一次革命性的变化,无论怎样评价这个变化的意义都不为过。我目前关注的就是怎样实现这个转变,怎样做好这个转变。


中国环保人的品质与愚公移山一样坚韧


    我曾说,我们这一代环保人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确实,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在很艰难地推进环保工作。


    我国的环保与发达国家具有明显不同的特点。发达国家是在工业化过程中忽视环保,先造成了污染,受到惩罚,后来才不得不进行治理,付出了高昂代价。我们幸运的是周恩来总理高瞻远瞩,一再指出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要接受发达国家经验教训,在环境问题还不太严重的情况下,就开始抓环境保护,避免重走发达国家“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但是,人们缺乏发达国家遭受污染的体验,特别是当时正处于“文革”一片混乱之中,很难接受环保。有人认为环境污染是资本主义的产物,社会主义中国不存在污染;有人认为经济建设最重要,最当紧的还是把经济搞上去;也有人认为“先污染后治理”是规律,中国也不会例外。由于周总理排除这些干扰,坚持推进环境保护工作的开展,建立起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国务院环境保护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人们将它简称为“国环办”,我任当时的办公室副主任。虽然这是带有临时性的机构,但因是周总理亲自抓,而且有国务院的这块大牌子,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对我国环保的启蒙、宣传、号召、组织、推动,都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只是限于历史条件,那时环保部门的声音小、力量弱,虽然竭尽全力地大声疾呼加强环保,我们还是没能避免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走了边制造污染边治理污染、边破坏边修复的路子,在治理污染和修复生态中提高对环保的认识,以致环保部门在很长时间里工作很被动。因此,我才有西西弗斯反反复复向坡上推石头的感慨。实际上,我们推的不是那个冰冷的体积不变的巨石,我们所推的环保是有生命的,而且它的体积越推越大,即使是在我们有挫败感的时候,环保也不是从原点上重新推起那块巨石,而是由新的起点推向新的阶段。有个省会城市时任环保局局长深有体会地说:“环保是个神奇的领域,总在不断变化,不断自我革新,虽然干得很艰难,但是很有魅力,总是在慢慢推进。”


    西西弗斯受到神祇的惩罚,不得不“从事徒劳无功和毫无希望的工作”。但是它揭示了更崇高的真诚,这真诚举起了巨石而否定了神祇。“它把神祇赶出了这个世界。它使命运成为人的事务,必须由人自己来解决。”从这一点看,我国古代神话中的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女蜗补天、后羿射日等,所表达的那种大无畏的气概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更能反映我国环保人的精神风貌。


污染防治攻坚战劲头不能减


    从1979年颁布第一部环保法到现在的四十年历程,首先看看环保那时在干什么,现在在干什么?那时我们是在摸索中探路,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了三大政策(预防为主防治结合,谁污染谁治理,强化环境管理)和八项制度(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三同时”制度、排污收费制度、环境保护目标责任制、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定量考核制度、排污许可证制度、污染限期治理制度、污染集中控制制度),使得环境保护特别是环境管理工作有章可循。环保在全国有了很大发展。现在我们要把环境保护推向以生态文明建设为主体的更为广阔的领域,并且有着我们党和强有力的领袖对生态文明建设指出的方向,使我们充满了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其次再看看是哪些人干环保?1980年前后,各地纷纷成立环保局,那时基本都是对环保一无所知的人干环保,能调入一些学化学或者搞化工的人,就当作技术宝贝了。看看现在的环保队伍,环保专业人才已经极为普通,硕士和博士也不稀少,整个队伍的专业素质有了很大提高。


    第三看看社会上对环保是怎么认识的?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是普及环保知识的重要时期。那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分不清环保和环卫,以为环保也是扫马路那回事。对环保的专业知识了解得更为有限,像TSP(总悬浮颗粒物)这个名词,即使是干环保的人也只是少数技术人员知道它是什么,可是现在几乎全社会的人都知道了PM2.5(细颗粒物),知道了雾霾天气要戴口罩。


        1987年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在太原召开全国大气污染防治会议时,那里的污染很严重。环保局有个同志告诉我,他骑车子上班到局里,在路上走半个多小时,不戴眼镜,灰尘总在迷眼。戴上眼镜,眼睛边上就是两个大黑圈,好像两只熊猫眼,深色的裤子上能清清楚楚地写出字。那时,兰州的同志们也有一个顺口溜形容当地的环境质量:“太阳和月亮一个样,白天和黑夜一个样,鼻孔和烟筒一个样。”这样的污染程度,现在的人们是很难理解的。


    现在的环境质量虽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全国各地环境质量确实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如今的太原,即使是穿了三五天的衬衣领子,也没有那时穿一个小时那么脏。这个成就真让我这样的老环保人,感到欣慰。


    按照十九大的部署,到2020年我们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这个决胜期,要打好气、水、土为主的污染防治攻坚战。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一方面是要保证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并为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生态环境根本好转、美丽中国目标基本实现打好基础;另一方面,有了生态环境的根本好转,我们才能进一步经过十五年的奋斗,到2050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生态环保工作的几点思考


    第一,学习和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生态环境工作不仅仅是生态环境部的工作,而且是关系我国怎样发展的道路问题,也是关系全国人民生活质量的切身问题。因此必须进一步提高对生态环境问题的认识,最根本的一点就是要学习和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是确保党和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事业发展的强大思想武器、根本遵循和行动指南。生态文明建设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和历史性的变化,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和执政方式已经进入新的理论和实践境界。千万不要再把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只当作一个部门的一项工作。


    第二,要加快构建生态文明体系。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的巨型系统工程。它包括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生态文明体系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实践的具体成果,是对生态文明建设战略任务的具体部署。五大体系相辅相成,共同构成新时代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全局性、根本性对策体系。生态文化体系是基础,生态经济体系是关键,目标责任体系是抓手,生态文明制度体系是保障,生态安全体系是底线。


    二十多年前,《中国二十一世纪议程》提出环境是“自然资本”来源的概念。一般认为,环境是自然资源。当我们开发自然资源包括它的各个要素的时候,是否想到了自然资源也是很重要的自然资产。这样就出现了三个概念,自然资源、自然资产和自然资本,只有搞清楚了它们的关系以及转化的条件,才有可能实现生态的产业化。现在有关气、水、土的治理,如果能用资源、资产、资本的概念加以认识,就可以提高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解,大大深化生态环境工作的力度。


    第三,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构建生态经济体系。大家知道,生态环境问题产生于经济发展中,与经济发展方式密切相关。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许涤新就提出要处理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倡导研究生态经济学。我参加了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成立大会,还担任了副理事长。从那时到现在,我国的生态经济学和生态经济都有长足的发展,我们应该很好利用丰富的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认真总结我国生态经济的实践。同时要高度重视“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有效地推进生态要素向生产要素、生态财富向物质财富的转变,更多更好地把发展经济的基础转到生态资源和生态系统优势上,同时要高度重视产业的生态化,使我们现有的产业通过生态化转型实现绿色发展,推动产业耦合,延长产业链,提高产业效率,真正把经济的转型发展转到发展生态经济上来,很好地构建各地和全国的生态经济体系,使之成为生态文明社会建设的坚强物质基础和丰硕成果。


    第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党的十八大以来,“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已经成为习近平总书记以全球视野、全球眼光、人类胸怀,积极推动治国理政更高视野、更广时空的全球性理念。党的十九大,习近平总书记又发出了中国要作“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引领者”的号召。


    自从1972年参加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以来,我多次参加了各类国际会议,深深感受到环境保护奉行的“我们只有一个地球”理念,以及为保护地球环境而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最具全球视野的事业,并且在工作中一直推动我国与国际的合作。


    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开辟了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关系思想的新境界,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人与自然关系思想的新内涵。为人类社会建设生态文明这种崭新的文明形态,确立了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实践论和方法论,也是把全人类共同拥有的生态系统,打造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方案”。我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进程,直接影响发达国家在全球生存环境和生态资本再分配方面的角逐。因此,我们既要积极参与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行动,又要切实推动国内的绿色发展、绿色增长,还要通过“一带一路”建设等多边合作机制,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同时牢牢掌握新的国际话语权,体现负责任大国的担当。


    第五,全社会都要承担生态文明建设的任务。如果说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与每个公民还有一定距离的话,那么,体现更高质量发展、更高水平生活的生态文明建设,就与每个公民的福祉息息相关。所有的人都要用生态意识促进自己思想观念的深刻转变,提高自己的生态素养和行为规范,正确处理人与自然之间、人与环境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中走出来,向着生态文明这种新的文明形态前进,增加自己参与生态环境建设的程度,最切实的行动就是从身边做起,做好节水、节电、节能,不乱扔垃圾,举报污染行为等。2018124日,第七十三届联合国大会宣布启动全球反塑料污染行动。我们每个人都要参与到联合国的这个行动中,把反塑料污染这件事做好。

 

企业展示

京ICP备1800100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