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发展联盟
当前位置:首页 > 时政

疏堵结合,深入推进危废整治

发表时间:2020/9/15 9:26:37 来源:《环境经济》杂志 2020年第16期 总第280期 作者:本刊记者 丁瑶瑶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关于严厉打击危险废物环境违法犯罪行为的通知》,组织全国检察机关、公安机关、生态环境部门于今年7月至11月开展严厉打击危险废物环境违法犯罪行为的活动。


    认真摸排、重点监管,专案办理、精准打击,这是对危险废物环境违法行为的又一次利刃出击。近年来,伴随着“清废行动”、打击固体废物及危险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专项行动、“无废城市”建设、新固废法修订等工作不断推进,危险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工作持续升温,处理处置产业发展需求加速释放。


    尽管生态环保整治力度保持高压态势不放松,但部分地区、部分行业涉危险废物环境违法案件仍时有发生。危险废物的产生、收集、贮存、转运和处置全过程如同一场接力赛,如何实现全链条可追溯监管,不给违法分子以可乘之机?随着危废处置隐形需求不断释放,如何引导市场健康发展,使产能结构趋于协调平衡?从长远来看,各地如何以“无废城市”建设为契机,提高相关企业规范处置危险废物的积极性,推动危险废物管理理念发生深刻转变?


转“危”为安,实施危废全链条监管


    依靠仅有的一个电话号码线索,广州市生态环境部门和公安机关近日破获了一起非法倾倒危险废物的案件。


        717日,针对广西反映的“梧州市藤县天平镇不明废物倾倒”事件,广州市公安、生态环境两部门根据电话线索顺藤摸瓜、组织联合执法行动,一举查获了位于白云区钟落潭镇的一处废金属油桶加工场,该加工场涉嫌非法倾倒废矿物油、非法处置废金属油桶超过3吨,当事人涉嫌污染环境犯罪。


    待处置的危废被层层转包,最终倒手至没有任何处理资质的“地下游击队”手里,一倒了之,这样的非法处置活动已酿成多起重大环境污染案件,也暴露出危险废物监管链条的种种漏洞。


    必须将有限的执法资源集中于主观恶意排污、违法犯罪的企业。近段时间以来,陕西、湖北等省份陆续启动了危险废物专项整治三年行动,由各级检察机关、公安机关、生态环境部门展开部门协作,对非法倾倒、随意处置危险废物等严重污染环境行为予以坚决打击。


    三部门强化监管执法,做好协同配合,对环境违法行为形成了极大震慑。一般来说,生态环境部门及时发现环境违法犯罪线索,展开深入调查;公安机关发挥其侦查办案优势,开展破案攻坚;检察机关严把事实关、证据关、法律适用关,及时开展审查。根据《关于严厉打击危险废物环境违法犯罪行为的通知》,要铲除非法收集、利用、倾倒、处置危险废物链条,严厉打击违法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坚决遏制此类案件多发势头。


    危险废物监管和处罚力度不断加大,标志着我国危险废物治理体系日趋完善。


    实际上,随着2013年“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与《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发布及修订,政策及制度层面的问题不断得到修补和完善,再加上国家环境监管趋严,过去不少非法转移、随意倾倒、漏报瞒报等“去向不明”的危险废物越来越多地浮出表面。


    与此同时,全国危险废物产生单位在线申报登记和管理计划实行在线备案,危险废物转移电子联单全面运行,全国危险废物信息化管理“一张网”基本形成。但有业内专家指出,虽然目前我国建立了危险废物申报登记、排污许可、经营许可、转移联单、应急预案备案等制度,但对危险废物污染源种类、数量、去向、分布、污染性质等仍缺乏精准监控的手段。


    尽管政策层面对危险废物整治的促进作用不可小觑,但危废实际产生量保持快速增长确是不争的事实。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从2011年到2017年,全国危险废物产生量由3431万吨增长至6937万吨,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2.5%


    危险废物产生量占固体废物总量的比例并不高,但若不能得到妥善处置,必将带来比其他固体废物更为严重的环境影响。危废从产生到收集,再到转运和处置,每个环节环环相扣,因此,对危险废物实施全链条可追溯的信息化监管,势在必行。


    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PPP中心相关专家建议,应借助“新基建”契机,鼓励危险废物处置企业充分运用物联网、全球定位系统等信息技术,实现危险废物的收集、转移、处置环节的信息化、可视化,并与监管部门联网,增强各环节透明度,提高监督管理效率和水平,规范产废、运废、治废、用废企业行为。


市场开放破解供需失衡难题


 

    国家环境监管趋向严格,对危险废物的市场走向影响很大。近年来,国家政策法规频出重拳,一系列雷厉风行的环保行动阻断了危废跨区域倾倒、处置等不法输出渠道。与此同时,政策红利也催生了巨大的危废市场处置需求,不断倒逼产废企业回归合法规范渠道,按照相关规范要求对危险废物进行处置。与此同时,危废历史存量和当期增量叠加,推动危险废物处置量进一步攀升。


    此前,从2017年开始,被业内称为“环保领域少有的大蓝海”的危废市场,引得资本纷纷抢滩登陆,行业跨界并购异军突起。不计成本、跑马圈地式的并购毕竟不是长远之计,由于不合理规划、恶性竞争等,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部分地区危废市场已出现产能过剩,高增长红利时代一去不复返。


    尽管“蓝海”不再,但我国危险废物产生量仍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产业依然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和发展潜力。目前,业内普遍形成的共识是,预计到2020年,我国危险废物产生量将突破1亿吨,危险废物市场规模将达到千亿级。


    如此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危险废物产生量,将推动行业发展逐渐回归理性。在这个过程中,综合利用及处置依然是危险废物的重要解决途径之一。根据生态环境部印发的《2019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8年,全国产生的危险废物综合利用量及处置量占比接近90%。这说明,危废规范化处置渠道逐渐完善,专业危废处理处置设施产能有望进一步提升。


    “我国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产业经历了从政府推动产业形成,到经营许可制度下的市场导入和产业成长的过程。”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PPP中心相关专家指出,要坚持“政府引导、地方为主、市场运作、社会参与”的原则,积极引入市场化机制,加快设施建设运维,充分释放产业需求;探索危险废物行业“放管服”举措,推动形成充分竞争的开放市场。


    但我们必须注意到,当前,各地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产业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差异,危险废物处置“量价齐升”“量升价降”“量价并降”等现象同时存在。根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危废专委会统计,2019年危险废物市场价格区域差距明显,经济发达地区危险废物处置价格总水平依然高企;也有一些地区出现危险废物处置价格下降,上涨态势不再延续。


    这是因为,各省(区、市)危险废物处置市场需求和处置能力匹配情况并不相同,而这也是危废处置行业一直存在的老大难问题——产能利用率偏低,区域性、结构性供需失衡。


    在我国,大部分危废经营企业规模不大,处理资质较为单一,行业总体呈现“小散弱”的特征,难以适应产能扩张时的供需端结构性匹配,再加上危废行业存在较高门槛,对处置企业的现金流周转、设施建设及运营管理水平要求高,进一步增加了企业并购区域项目的难度,因而导致危废处置产能利用率偏低。


    但随着危险废物监管加严、技术和管理门槛升高、市场竞争加剧,具备综合处置能力和较强资金、技术、管理实力的企业兼并收购仍将继续,部分小型企业将逐步退出。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环境PPP中心专家表示,鼓励优势企业采用企业并购、项目注资等方式提高市场占有率,提升产业集中度,开展技术创新,强化运营服务,打造行业龙头。


    而对于区域性、结构性供需失衡,是由不同省份之间危废跨区域转让审批严格造成的。一边是部分地区危废处置产能存在较大缺口,大量危废难以得到规范处置;一边是部分地区的危废处置企业空有处置能力,却又面临“吃不饱”的窘境。


    由于危险废物种类繁多,要求每个省份都自行建设类别齐全的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设施并不现实。因此,危险废物跨省市转移的需求越来越大。201910月,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提升危险废物环境监管能力、利用处置能力和环境风险防范能力的指导意见》,要求推动建立“省域内能力总体匹配、省域间协同合作、特殊类别全国统筹”的危险废物处置体系,鼓励开展区域合作的省域之间,探索以“白名单”方式对危险废物跨省转移审批实行简化许可。


    对此,成渝两地探索建立了危险废物跨省转移“白名单”合作机制和联合执法机制,既实现了两地充分共享资源,避免危废利用处置能力的重复建设,又强化了成渝两地固体废物联动管理。


“政府主导、市场主体”的产业发展机遇


    在实践中,危险废物收集处理处置能力依旧是亟需补齐的一块短板。


    随着危险废物市场由外延扩张式的规模化竞争向内涵升级式的品质化竞争转变,危险废物利用处置将进入深耕细作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创造条件、制定政策,加大对危险废物处置产业的扶持、引导和规范,让技术更先进、处理成本低、管理有优势、安全风险低的企业获得竞争优势。


    “危险废物处置能力与危险废物产生种类和数量基本匹配,是山东省危险废物治理攻坚战提出的一项主要目标任务。”728日,在2020年上半年山东省生态环境质量状况新闻发布会上,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处处长吴松民介绍了山东省危险废物产生和利用处置情况。


    山东是危险废物产生大省,危险废物基数大、种类多、分布广。为稳步提升全省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在加强危险废物环境监管的同时,近日印发实施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危险废物污染防治工作的指导意见》,加快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设施建设。截至今年6月底,全省危险废物经营企业总利用处置能力1466.4万吨/年,其中利用能力1118.7万吨/年,处置能力347.7万吨/年。


    在国家层面,为补齐危险废物处置短板,指导地方开展布局危险废物分类收集、集中贮存转运及无害化处置等设施建设,我国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法规。


        2018年底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提出要强化危险废物全面安全管控;2019年出台的《关于提升危险废物环境监管能力、利用处置能力和环境风险防范能力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5年底,全国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与实际需要总体平衡,布局趋于合理;将于今年91日起施行的新修订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要求推进固体废物收集、转移、处置等全过程监控和信息化追溯;今年6月,生态环境部出台《危险废物环境许可证管理办法(修订草案)》,要求从全链条对危险废物的处理处置进行管理。


    源源不断的政策利好给市场带来了重大发展机遇,行业未来前景可观。在严格的环境监管充分释放市场需求后,在新时代行业绿色升级转型的压力和驱动下,危险废物产生企业推行清洁生产及污染物源头减量,将成为必然趋势。


    尤其是随着“无废城市”建设工作的不断推进,减少包括危险废物在内的固体废物产生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危险废物管控理念、运营模式也发生了深刻变化。修订后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也将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纳入企业危险废物管理的责任清单中。未来,与之相关的技术、设备、标准、管理系统将获得更多市场机会。

 

企业展示

京ICP备18001009号-1